流行时尚热文


Down

喳SoSo-主页



  1。何为贾樟柯的江湖?  据导演本人透露,《江湖儿女》的中文片名,引自费穆导演筹拍的最后一部影片。2010年,贾樟柯在香港采访《小城之春》(1948)的女主角韦伟,她很遗憾费穆导演没有自己完成这部影片。贾樟柯忘了那部电影的故事,但记住了这个片名。  影片英文片名是Ashispurestwhite,在火山旁,赵涛饰演的巧巧对廖凡饰演的斌斌说,“经过高温燃烧,烟灰不就是最干净的吗”?在火山下,他们进行了第一次关于江湖的对话。  ——江湖上的人。  ——我不是江湖上的人。  ——(拿出抢)现在你就是江湖人了。  ——我看你时录像看多了,哪有什么江湖,你以为是旧社会啊。  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  江湖意味着险恶的冒险旅程,是女主角巧巧从山西大同到西南三峡再到西北新疆的这一路;  江湖意味着复杂的情感经历,是巧巧与斌斌从相爱到背叛到重聚再到别离的半生纠葛;  江湖意味着秩序之外的世界,是斌哥赖以生存的世界,是赵涛朝天开的那两枪;  江湖意味着规则之外的情义,是片尾巧巧的那句话,江湖,讲个义字,你已经不是江湖上的人了,你不懂。  2。贾樟柯的公路片长什么样?  首映前就有消息传出,《江湖儿女》是贾樟柯的公路片。在过往的作品中坚持讲述故乡、寻找、别离的贾樟柯,终于要把几大元素融合拍摄一部公路片了吗?  女主角巧巧从老家山西大同出发,坐船到三峡找寻男友,一路遭遇偷窃、强奸,再次上路准备前往新疆,半路下了车最终回到山西,从2001年到2018年,主人公穿越这段长达7700公里的旅途,用了17年的时间。  从时间和距离来看,这当然是一部公路片,但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公路片。  《江湖儿女》,还是很贾樟柯style,更像是贾樟柯电影之路的延续。  影片从2001年开始,女主角叫巧巧,男主角叫斌斌,故事发生在山西大同,延续了贾樟柯2001年拍摄的电影《任逍遥》里的人物设定和故事背景。第二段故事发生在2006年的重庆奉节,同样与贾樟柯2006年电影《三峡好人》的设定如出一辙。赵涛还重现了当年两部电影里的发型和戏服。  贾樟柯曾说,自己的所有作品其实都可以剪辑出来,连成一部戏。《江湖儿女》的前三分之二,等于《任逍遥》加《三峡好人》;而从山西到奉节再到山西,从相爱到离别再到重聚这样清晰的三段式结构,又让人联想起2015年的《山河故人》。  虽然有枪有棍有关二爷,但贾樟柯毕竟不是刘伟强,《江湖儿女》也不是《古惑仔》,没有那么多正面的打打杀杀,真正的火拼戏份只有一场。  数辆摩托车逼停斌哥的汽车——斌哥一拳打碎车窗玻璃制服数名小弟——斌哥以一敌十最终败下阵来——巧巧朝天开两枪力挽狂澜,整场戏拍得干净利落,贾樟柯如果拍古惑仔,相信也是一把好手。  这次打架成为两位主人公命运的转折点。  2001年的夏天,在这个小县城的广场上,巧巧开过枪,那时她是老大的女人;转入隆冬,监狱搬家,服刑的巧巧坐着囚车再次路过这个广场;2018年,重回故乡的巧巧和彬哥又一次坐车经过这里,物是人非。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动人的老歌。对于这部跨越17年时长的电影,贾樟柯用老歌用得极好。  老港片《喋血双雄》的主题曲《浅醉一生》在《江湖儿女》里被反复吟唱。开场气吞万里的《男儿当自强》之后接的是《浅醉一生》,巧巧朝天开枪之后车里放的依旧是《浅醉一生》。  继《山河故人》选用《珍重》之后再次挑选叶倩文的歌做主打,大家都知道科长爱叶倩文了。但全片最亮点的老歌却是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,直白的歌词,与巧巧斌哥之间的情感经历颇为契合,成为全片一大泪点。  值得一提的是,丧礼上的那首《上海滩》绝对让人印象深刻,“坟头蹦迪”的戏码实在让人拍案叫绝。  《江湖儿女》可谓“大女主戏”,赵涛的角色年龄跨度长达17岁,戏份贯穿始终。而男一号廖凡则有三分之一的篇幅处于下线状态。  巧巧一路遇到了形形色色的男人,男星客串阵容强大,网罗了冯小刚徐峥、刁亦男、张一白导演,和演员张译、董子健等,让人联想到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。虽然没有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28个男星阵容,但也是贾樟柯第一次在自己的影片中启用如此强大的演员班底了。

  白衬衫、戴眼镜,文化人的外表,社会人的心,一出场就给廖凡赵涛送了一手提箱的钱。本身角色并不算出彩,但其妹和赵涛廖凡有一段纠葛。

  背影出场,极易辨认,用重庆话打电话,内容大概是说天蝎座行动力超强。与赵涛有对手戏,角色功能与张译类似。

  白色衬衫、黑色公事包,中层领导的派头,在私人生活上显然有不检点之处。赵涛用计从张译这里骗了不少钱,具体怎么骗的此处不剧透,简直是教科书般的社会人生存智慧,这场戏也是全片最搞笑的亮点之笔,逗乐了全场的各国观众。此前张译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就以精湛演技,在一众男演员中脱颖而出,此番在《江湖儿女》里又以这场两分半钟时长的戏slay全场。

  虽然是穿着警服的背影登场,但直觉就是小董要来了。转身拍到侧面,果然是小董。戏份不算多,但却是赵涛引出廖凡的关键戏。

  棒球帽、POLO衫,戏里的造型就是我们记忆里最熟悉的那个徐峥。在重庆前往武汉的火车上闪亮登场,贾樟柯简直是为徐峥量身定制了一版“爱在囧途”。张口就是“做人要有点宇宙观,我们都是宇宙的囚徒”“我要开发一个UFO-Hunting的旅游项目”,堪称旅途大忽悠。遇到赵涛后却坦诚了自己的过往,甚至还与赵涛有一秒钟的吻戏。台词多、戏份长、再加上感情戏,徐峥这戏份可以算男二号了。

  贾樟柯曾经评价,张艺谋冯小刚是最会演戏的导演。此番邀请到冯小刚客串,贾樟柯也把冯小刚安排到了最后出场,让观众等得有些着急啊。白大褂的冯导不常见,但还是那口熟悉的京腔。台词也很有记忆点,“扫个微信呗”。(责编:YY)
[原文] | http://ent.sina.com.cn/m/c/2018-05-12/doc-ihamfahw9181471.shtml - 114.7 kb
Result page: 1

Visit Visit Sphider site in new window -plus